您的位置: 首页 >> 政务公开 >> 林业产业

福建将打造全国最大木业进出口加工总部基地

时间:2012-5-25 9:27:31 信息来源:东南快报 阅读:3651 次
 “毒地板事件,让木业行业再一次成为社会各界关注的焦点。
  很多人可能并不知道,在福州有一个木业总商会。一年多以前,这个商会带着要将福建打造成木业行业全国唯一的加工总部基地,实现有木头的地方,就有福建人的理想,开始对行业整合、自律,以提升福建的木业在全国的影响。
  在福建造个木业总基地
  我们要凝聚行业力量,哪怕愚公移山、聚沙成塔,我都会让同行三分亲这个理念形成全行业的共识。让产业形成集群,产生集群效应,减低成本,提升竞争力。作为福州市工商联木业总商会领军人的刘孟春,在木业商会成立之初就为这个商会定下了一个宏伟的目标——利用商会的平台,将福建打造成全国最大木业进出口加工总部基地。
  实际上,将福建打造成全国最大木业进出口加工总部基地,木业总商会绝不是凭空说大话。刘孟春告诉记者,世界木业大王拿督斯理黄双安先生是商会的永久名誉会长,所以从一开始黄双安先生和他的海外同行朋友们拥有的木业行业最上游的资源——原始森林,就成为他们实现这个大计划的最有力的支持者。因为木业行业是资源性行业,所以要达到这个目标,整合上游资源就成为商会的首要工作。
  刘孟春说:我们要尽力打造福州自己的木业文化,将福州的木业品牌推向全国和全世界,实现有木头的地方,就有福建人的目标。
  成立商会为抱团取暖
  虽然商会未来的发展有着很长远规划,但商会的成立却是迫于形势。
  据悉,经过2008年那场金融危机后,很多木业企业尤其是靠出口业务生存的企业,都失去了稳定的外单,所有的产品只能出口转内销,导致国内竞争压力空前变大。而很多本地的木业企业由于缺乏长期规划、没有自主品牌支持、机器设备技术单一、原始积累不足、抗风险能力差、利润微薄,福建福州很多木业企业陷入举步维艰的境地。
  当时寻找出路突破行业瓶颈是当务之急的大事。自古以来,同行是冤家,但在大环境的影响下,大家都很难独善其身,如果没有一个组织,大家很难群策群力,达成共识。刘孟春说。
  为度过严冬,必须抱团取暖。成立商会成为了许多福州木业行业中人的共识。刘孟春刚一提出自己的想法就得到木业行业各领域代表的积极响应。
  经过一年的筹备,20101112日,在福州市工商联、市委统战部的鼎力支持下,福州市工商联木业总商会正式成立,并得到福州籍侨领、世界木业大王拿督斯理黄双安先生的高度肯定与积极参与。
  自此,同行三分仇单枪匹马闯天下在福州木业企业间变成了同行三分亲依靠商会打天下
  帮助会员解决拆迁安置问题
  商会成立至今,困难肯定是有的,尤其是南方建材市场的拆迁。刘孟春很坦然地举例说,当时他们一些会员商家面临着拆迁安置的大问题。
  由于南方建材市场40%的商家是木业总商会会员,市场拆迁,让许多会员不得不重新寻找经营场所和仓库。此时,作为会长的刘孟春感觉责任重大。
  时间这么紧,我们该如何帮助会员渡过难关?所以很多会员向商会诉说了困难,希望商会帮忙协调。
  但市场搬迁是大趋势,本着将社会利益放在首位的思想,商会通过与木业行业各商家沟通,帮忙找出路。在商会的劝说下,一些会员商家甚至带头搬迁。刘孟春说,这样一来,等于帮政府减轻了很多压力。
  品牌众多,难免良莠不齐。谈及近期爆出的安信事件对整个木业行业的影响时,刘孟春认为,行业发展要靠自觉自律,不自律的企业最终是害人害己。很多视品牌如生命的企业纷纷自发地改进生产技术,加大管理力度,力争达到国家标准。
  总之,我们必须始终把行业利益、社会利益放在首位!这点是毋庸置疑的。
  人物名片
  刘孟春,福建平潭人。福州市工商联木业总商会会长、宇森行木业集团董事长。
  一个典型工作狂的自述
  我的家很穷,穷到近乎残酷。所以,我从小就有个信念:我要出人头地,我要改变自己和家庭的命运!’”
  我平时没什么特别的爱好。最多就是品品茶。刘孟春笑着说,我原来爱喝铁观音,现在爱喝岩茶。因为岩茶带给你一种带着自然力量的内涵。
  在木业行业中,我从来不敢自我标榜。自己内在做事可以高调,但对外我们要低调。从体现自我价值和实现个人理想的方面来说,做事必须雷厉风行。但你要知道,学无止尽,你想站在行业的巅峰,你必须时刻向同行们虚心请教,取长补短。所以对外,我都站在学习的角度,处事尽量低调,从来不以自我为大。
  我热爱这个行业,也热爱我的家。但我每天工作十六个小时以上,根本无法顾及到自己的家庭,包括孩子的教育。所幸我有一个非常贤惠的太太。我有今天,与她的帮助是分不开的。
  我最欣赏拿破仑。他横扫欧洲的魄力和智慧正是我所向往的,我们做市场的也需要拿破仑攻城略地般的霸气。但我是基督教徒,我更信奉人间的大爱。刘孟春指着墙上硕大鲜红的字牌匾说。
  对话
  记者:把超市模式带入建材行业,您是福州市第一家吗?
  刘:是的。这种商业模式还是很好的,但是道路也是很曲折的。你要得到众厂家的支持和肯定,让他们对你心服口服,对你完全信任,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从某个角度来说,这其实也是一种博弈。
  记者:我们都知道,福建平潭是海岛,作为平潭人,您怎么会想到去从事风马牛不相及的木业?
  刘:这个问题问到我心里去了。俗话说: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尤其是创业的选择上。从海上到陆地上来发展,可以说是选择一条全新的道路。
  很多时候,我们的目标都是从想象中来的,对于未来的发展都是充满了憧憬。首先,可持续的资源是最重要的,这也是我选择木业的一大重要原因。因为世界上只有三种资源是可以再生的,而森林是其中之一。只要科学有序地砍伐、种植,那这个资源是可持续性的。包括我的宇森行的命名,也是承载着我对自己
  事业的期许。
  记者:世界木业大王拿督斯理黄双安先生对您有何影响和启迪吗?
  刘:他是我们行业的领袖,是我们学习的榜样!他为了这个行业九死一生,这种精神就足以使我们所有人都汗颜(脸上始终带着微笑的刘会长突然很激动地说)
  记者:到了今天,您对自身有何评价?
  刘:我不敢评价,我只能说我热爱这个行业,我愿意为了这个行业付出我的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