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最新资讯 >> 林业动态

攻坚克难,改革浪尖再弄潮

时间:2016-2-23 11:26:27 信息来源:中国绿色时报 阅读:2808 次
 
——聚焦福建林业“三保两推进”系列报道·林业改革篇
  林业改革为何备受关注?因为林业是事关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根本性问题。
    《中国绿色时报》记者日前在福建采访时看到,林业改革在这里掀起了壮阔的浪潮。从九龙江畔到武夷山下、从国有林场到农家小院,改革成效写满了人们的脸庞。
    思行合一,林改路上再探索
    集体林权制度改革就是从福建省武平县开始的。2001年12月30日,武平县捷文村农民李桂林领到了全国第一本新版林权证。
    次年夏天,时任福建省省长习近平在武平调研时,对林改给予充分肯定,并指出“集体林权制度改革要像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那样从山下转向山上”。
    由此,福建在全国率先开展了集体林权制度改革,成为全国林改的标杆。然而,福建没有躺在全国林改第一省的功劳簿上睡觉,而是坚持探索创新,在林权管理、林木收储、重点区位商品林赎买、培育新型林业经营主体、完善生态补偿机制等配套改革,以及金融支持林业、森林综合保险、设施花卉保险政策等方面取得新突破,为全国深化集体林权制度改革再探新路子、再出新经验。
    目前,全省林改工作正向纵深发展,森林综合保险参保面积超过1亿亩,参保率超过90%;2015年又在全国率先开展了设施花卉种植保险试点。2015年,全省发放林权抵押贷款28亿元,同比增长23.5%;新增林业专业合作社263家、累计3616家,新增家庭林场195家、累计453家,新增林权流转面积30万亩、累计1046.5万亩;在武夷山等7个县(市)开展重点生态区位商品林赎买试点,已累计赎买4.98万亩。特别是成立了全国首家省级林木收储中心,带动全省组建林权收储担保机构30家,并与海峡股权交易中心合作启动电商平台建设,各类涉林经营主体在海峡股权交易中心挂牌展示190家,有效促进了森林资源向资本转变。
    武平县副县长饶辉目睹了林农的生活变迁。他说:“只有改革,才能使绿水青山变为金山银山。”
    但问题也伴随发展而来。武平县财政原本投入1500万元设立了林权抵押贷款担保基金,试图发挥杠杆效应,可银行规定,这些担保金只能放贷7500万元,且每贷款5万元必须由一名公务员担保。
    对林农而言,不仅放贷额杯水车薪,担保人更难寻找。饶辉直言,“改革,就是要打破门槛,让农民在致富路上畅通无阻”。为此,武平针对林权主体改革后林农面临的评估难、担保难、收储难、流转难、贷款难问题,陆续成立了森林资源资产评估中心、林权收储担保中心、林权流转交易中心,出台了林权抵押贷款实施办法。
    2015年,武平县政府印发了《武平县农村林权抵押贷款村级担保合作社管理办法(试行)》,明确担保合作社可开设担保基金专户,以解决林业发展的资金瓶颈。
    武平县城厢镇园丁村支部书记李德雄总结了村级担保合作社的8项优点:
    降低政府风险,原财政出资的担保金不会因农户破产而有闪失;解决贷款难问题,农民不必再寻找公务员担保;利息再度降低,银行为竞争开始降息;贷款额度增加,务林力量聚集;增强双向选择,此前个别银行不愿提供这项业务,现已放开;免去银行评估环节,原先银行要找专业评估机构,现在合作社即可评估;评估不再缴费,合作社免费为农户评估;减少程序环节,以前相关程序要1个月,现在一天即可。
    李德雄兴奋地说,村里有半数以上农户发展苗木产业,贷款总额达1500万元。2014年全村人均苗木收入1万元。解决了贷款难的问题,乡亲们今后的收入会更多。
    保护与发展,林场改革谋双赢
    福建省漳平市五一国有林场每年的财政差额预算有多少?1万元。
    林场党委书记张火明说:“不管财政给多少钱,我们都要把森林资源管好,提升森林生态服务功能,为社会发展贡献力量”。
    长期以来,国有林场承担着保障生态、科技示范等公益职能,可福建106个省属国有林场每年财政差额预算仅有950万元。尽管部分林场苦于找饭吃,但始终没让森林价值打折扣。
    当然,张火明也希望国有林场能纳入公益一类事业单位,“没有后顾之忧了,干部职工会以更大的热情投入到培育资源的目标上”。
    国有林场改革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
    2015年8月17日,福建省副省长黄琪玉专门召集省财政厅、省林业厅等有关部门召开国有林场改革协调会,就改革涉及的管理体制、公益类别、事业编制等关键问题进行沟通协调,明确了改革的破题方向。
    2015年12月,福建省委常委会审议通过了《福建省属国有林场改革实施方案》和《福建省县属国有林场改革指导意见》,并上报全国国有林场改革领导小组,于今年2月4日审批通过。明确了国有林场培育和保护国有森林资源、维护国家生态安全、发挥科研示范骨干作用的功能定位,界定了国有林场单位属性,并科学核定编制、健全激励和约束机制,以激发林场活力,为生态文明建设作出更大贡献。
    张火明坦言,林场怎么改革可以期待,但怎么发展却关系着生存。多年来,五一林场不断完善造林、科研等措施,谱写了一篇绿色华章。
    五一林场是一个以培育优质马尾松为主的科研基地,马尾松纯林面积大。为此,该场长期坚持不炼山造林,极大地保全了生物多样性;通过针阔混交,又丰富了树种多样性,尤其是乡土珍贵树种的培育,奠定了森林资源后备力量;加之林下套种等,对森林防火、防虫均起到了积极作用。
    同时,五一林场科研攻关取得丰硕成果。多年来,坚持开展“马尾松定向选育及良种繁育技术”“马尾松种子园病虫害综合治理”等一系列研究,先后获得省科技进步二等奖3项、三等奖3项。2006年马尾松种子还随卫星升上太空进行诱导实验,开展了太空育种研究。
    目前,五一林场森林蓄积量达223.5万立方米,建有良种基地4639亩、马尾松基因库640亩,收集马尾松优良无性系875个、马尾松种质材料1500多份,累计为社会提供马尾松良种8850公斤,推广造林253万亩,平均遗传增益超过15%,累计增加社会林木蓄积量929万立方米,增加收益37亿元。
    五一林场仅仅是福建省属国有林场的一个缩影。多年来,国有林场艰苦创业、探索创新,不仅取得了保生态、谋发展的双赢成绩,也为接下来的改革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创新机制,采伐制度求突破
    过去,福建各地在林木主伐时基本上是采取皆伐方式,刀耕火种、炼山造林,虽然采伐和造林更方便、经营成本更低,但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水土流失、树种单一和物种减少,降低了森林的生态功能。
    福建明白,可持续发展必须以生态保护为首要任务。因此,采伐制度亟待创新。省林业厅经过对前期采伐工作的总结、探索与调研,新思路破壳而出。
    一方面,为推进合理采伐,促进森林资源科学经营和生态保护,福建建立了皆伐面积限额制度,推行采伐方式由皆伐向择伐转变,并明确对择伐的采伐指标优先予以满足,制定了皆伐改择伐的技术规定,对择伐作业实行省级财政补助。据省林业厅统计,2011年-2015年全省年均主伐择伐审批面积19.1万亩,比2010年提高了112.2%;年均皆伐审批面积75.8万亩,比2010年下降了38.9%。择伐、皆伐,这一增一减,既保证了森林覆盖率和林木质量,防止水土流失,又保证了民生发展的需求。
    另一方面,为在林改后赋予林农应有的经营自主权和财产处置权,福建省林业厅进一步完善了林木采伐管理政策,下发了关于森林采伐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明确在继续管严生态林和严格天然林、珍贵树木采伐的同时,通过放宽皆伐面积限额和适度放宽重点区位商品林采伐限制、年度木材生产计划管理、伐区调查设计管理、竹林经营利用监督管理和跨年度采伐限制等措施,放活了商品林经营利用,激活了林农林业生产积极性。
    此外,福建省创新性地提出了“三公”分配模式,以公平配置林木采伐指标。自2010年起,全省推行采伐指标“份额分解、分类排序、公开透明、强化监督”的公平、公开、公正分配新机制,把采伐指标分配权交给电脑,即采伐基本条件可由电脑查询得知,指标分配由电脑排序决定,采伐证可在网络办理,在源头上铲除了腐败滋生的土壤,使权力指标、人情指标得到有效遏制。
    “林改后,我承包150亩山林,去年有70亩已到可采伐期,但由于电脑配额没分到,只好等下一批了。我也没啥意见,因为这样才公平。”永安洪田镇林农黎吉宁淡定地告诉记者。
    不仅如此,福建林业其他改革都在顺利推进。近年来,完成了林权登记职责整合移交、省林业厅直属国有企业和高职院校脱钩等改革任务;同时,积极参与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开展森林资源资产负债表编制等改革工作。
    “物有甘苦,尝之者识。”福建省林业厅有关负责人表示,福建将继续解放思想,攻坚克难,全面深化林业改革,更有效地保护森林资源,更有力地促进林业增效、林农增收,更好地为全社会提供林业产品和生态产品,充分发挥林业在建设生态文明和新福建中的作用。
 
  (作者: 中国绿色时报记者吴兆喆 林萍 傅凯峰)